為何要在香港勉強生活?

「好多朋友都問我點解我要上去,講真做生意,唔係大企業冇得搞。」他意思不是中小企業完全沒有生存空間,只是香港生活指數使人只能勉強渡日,他說:「要我一家幾口住好細嘅兩房單位,車都揸唔起,勉強維持生活,點解唔抽筆錢上嚟生活、發展,可以享受舒適啲嘅環境。」他不是認同政府宣傳那套大灣區是共同家園的概念,對他而言,家就是有太太和兒子的一家三口。

香港人生活困逼是不爭的事實,據政府統計處資料,人均居住面積中位數是161呎;銅鑼灣一個150呎劏房月租8700元,政府的解決方案不是將高爾夫球場建公屋,而是研究貨櫃屋、工廈等過渡性房屋。對比居於中山一個300至600呎的單位,平均租金僅1500至2000元,樓價約每平方米約14000元人民幣。Jerry概嘆:「今時今日香港一個車位都200萬。」

香港人在中山可以做什麼?

他指,香港是國際大都會,政治、金融、教育、醫療體系成熟,現時中山的狀況是不能比擬的。但正因如此,他認為在大灣區的發展空間才更大。例如我們談起電子消費,他說:「我想外賣一碗糖水,但讓店在美團網冇上架,但有一個叫『跑腿』的apps,加10、20元,揾跑腿幫你買。」因為內地創業成本低,內地人總能從生活細節一些未填補的縫隙尋找商機。當然,這是以廉價勞工來換取,在香港是不可能。

香港年輕人投資咖啡店

採訪那天,他帶我們到了一間茶餐廳,「呢間就係香港人開。」有不少香港人在中山創業都是經營食肆。而且一碟質素不錯的豬扒焗飯,僅是26人民幣。後來遊走中山市旺區利和廣場,西門美食間門口幾間地舖,除了台式飲品店「一芳」,還有兩間香港人開設的台式飲品店和小食店。

是否只有房地產行業適宜在大灣區、中山發展?Jerry不認同。他反指房地產是短暫性,熱熾兩、三年後又會回落,像現時中美貿易戰影響,市況平淡。他會做其他投資。Jerry指著「一芳」說:「我有做過資料搜集,投資一間飲品痁,其實都是30萬左右。」

記者在附近閒逛,整條街都是獨立咖啡店,幾位年輕人站在店外閒聊,原以為他們在咖啡店做兼職,誰知三位都已是咖啡店老闆,在同一條街各自開舖。其中一位就是香港年輕人,剛從美國畢業回來,中山籍同學勸他過來創業,「香港諗唔到做咩,成本太貴,租金都等於我開間舖,中山一杯咖啡同香港價錢差不多,但租金平好多,呢邊好賺。」

「香港諗唔到做咩,成本太貴,租金都等於我開間舖,中山一杯咖啡同香港價錢差不多,但租金平好多,呢邊好賺。」

居於中山的港青

香港人在中山開playgroup

Jerry指,在中山認識的香港人不多。香港人在中山除了開咖啡店、茶餐廳,也有港人在中山辦教育,開設不同playgroup和興趣班。同時,中山市政府正吸納高新科技、醫藥研究的人才。他認為北上中山發展是一個改變的機會,「好多朋友跳唔出,係因為以前從來未離開過香港。」他曾到澳洲工作假期,做過不同工種:剪草、洗廁所、肉廠、農場、搬貨、洗車、食肆、執貨。「冇錢,你要生存,就要做。咁點解我返大灣區唔得呢?」.

「點解你覺得去澳洲working holiday剪草就得,但返大灣區做生意就有問題?」

80後 Jerry

請人難:中山年輕人不在乎4000元薪水

在香港,自由行湧來香港購物,港人經常被大媽的行李輾過雙腳,中港矛盾不斷升溫。但Jerry覺得在中山,中港矛盾反而更少。他坦言在香港生活30多年,習慣所謂的國際標準,來到完全陌生的地方,自然有文化差異,「我都有出國讀過書,知道每個地方都有自己遊戲規則,要快速成長,就要快速接受呢樣嘢,其實唔會唔接受到。」

他指職場上文化差異最大。「我以前有個伙記揸『波子』返工,屋企有錢。只係屋企人想佢出嚟揾份工。好多呢啲情況。」Jerry說,內地人富起來,加以一孩政策底下,人人都是千金王子,年輕人有誰會在乎那3、4000元的薪水?

在利和廣場撞見那三位剛畢業的年輕人,各花了50萬投資咖啡店,錢都是父母的。他們說:「老實講,呢度幾千蚊人工,可以去乞食,冇錢途。供層樓、買車都做唔到。年輕人都選擇創業。」

中山人沒有OT文化

Jerry在中山開設地產舖,也言請人難,「坦白講,大部份人工作態度真係一般。呢個係其中一個問題。香港人會怕冇咗份工,佢哋真係唔理。」多少香港人經歷跑數人生,中山人沒有這回事,「佢哋唔會射波,但想佢哋搏命sell樓,冇呢回事。應該話,佢哋對揾錢唔上心。想佢哋追quota?佢哋唔會理。」他無奈道,什麼嘉許計劃都是徒然,「反應一般。作為老闆,好頭痕。好多嘢都差好遠。我哋自己都需要習慣吓,冇可能以香港準則喺呢度生存,會激到你嘔血。」他舉了最「嘔血」事例,「佢哋見工係冇履歷表。就算有,都係一張紙。又唔會自我介紹,見高少少職位都係咁。」

然而,中山人生活節奏慢,著重作息時間,工時比香港好。一般九時半上班,中午兩小時放飯,下午五時左右下班,「中山好少OT情況出現,放工真係放工。但在香港,你唔OT,代表你唔想撈。」

內地人炒貴香港樓,反之亦然。任由高樓起過不停,年輕中山人:「唔關我事。」發展商不斷出售公寓,都是為港澳深圳人而設的投資產品。因此,未來的中山,大可能只有兩種人,一種是家中富有「打跛腳唔使憂」,另一種是薪水追不上樓價的打工仔。

為何要在香港勉強生活?

「好多朋友都問我點解我要上去,講真做生意,唔係大企業冇得搞。」他意思不是中小企業完全沒有生存空間,只是香港生活指數使人只能勉強渡日,他說:「要我一家幾口住好細嘅兩房單位,車都揸唔起,勉強維持生活,點解唔抽筆錢上嚟生活、發展,可以享受舒適啲嘅環境。」他不是認同政府宣傳那套大灣區是共同家園的概念,對他而言,家就是有太太和兒子的一家三口。

香港人生活困逼是不爭的事實,據政府統計處資料,人均居住面積中位數是161呎;銅鑼灣一個150呎劏房月租8700元,政府的解決方案不是將高爾夫球場建公屋,而是研究貨櫃屋、工廈等過渡性房屋。對比居於中山一個300至600呎的單位,平均租金僅1500至2000元,樓價約每平方米約14000元人民幣。Jerry概嘆:「今時今日香港一個車位都200萬。」

香港人在中山可以做什麼?

他指,香港是國際大都會,政治、金融、教育、醫療體系成熟,現時中山的狀況是不能比擬的。但正因如此,他認為在大灣區的發展空間才更大。例如我們談起電子消費,他說:「我想外賣一碗糖水,但讓店在美團網冇上架,但有一個叫『跑腿』的apps,加10、20元,揾跑腿幫你買。」因為內地創業成本低,內地人總能從生活細節一些未填補的縫隙尋找商機。當然,這是以廉價勞工來換取,在香港是不可能。

香港年輕人投資咖啡店

採訪那天,他帶我們到了一間茶餐廳,「呢間就係香港人開。」有不少香港人在中山創業都是經營食肆。而且一碟質素不錯的豬扒焗飯,僅是26人民幣。後來遊走中山市旺區利和廣場,西門美食間門口幾間地舖,除了台式飲品店「一芳」,還有兩間香港人開設的台式飲品店和小食店。

是否只有房地產行業適宜在大灣區、中山發展?Jerry不認同。他反指房地產是短暫性,熱熾兩、三年後又會回落,像現時中美貿易戰影響,市況平淡。他會做其他投資。Jerry指著「一芳」說:「我有做過資料搜集,投資一間飲品痁,其實都是30萬左右。」

記者在附近閒逛,整條街都是獨立咖啡店,幾位年輕人站在店外閒聊,原以為他們在咖啡店做兼職,誰知三位都已是咖啡店老闆,在同一條街各自開舖。其中一位就是香港年輕人,剛從美國畢業回來,中山籍同學勸他過來創業,「香港諗唔到做咩,成本太貴,租金都等於我開間舖,中山一杯咖啡同香港價錢差不多,但租金平好多,呢邊好賺。」

「香港諗唔到做咩,成本太貴,租金都等於我開間舖,中山一杯咖啡同香港價錢差不多,但租金平好多,呢邊好賺。」

居於中山的港青

香港人在中山開playgroup

Jerry指,在中山認識的香港人不多。香港人在中山除了開咖啡店、茶餐廳,也有港人在中山辦教育,開設不同playgroup和興趣班。同時,中山市政府正吸納高新科技、醫藥研究的人才。他認為北上中山發展是一個改變的機會,「好多朋友跳唔出,係因為以前從來未離開過香港。」他曾到澳洲工作假期,做過不同工種:剪草、洗廁所、肉廠、農場、搬貨、洗車、食肆、執貨。「冇錢,你要生存,就要做。咁點解我返大灣區唔得呢?」.

「點解你覺得去澳洲working holiday剪草就得,但返大灣區做生意就有問題?」

80後 Jerry

請人難:中山年輕人不在乎4000元薪水

在香港,自由行湧來香港購物,港人經常被大媽的行李輾過雙腳,中港矛盾不斷升溫。但Jerry覺得在中山,中港矛盾反而更少。他坦言在香港生活30多年,習慣所謂的國際標準,來到完全陌生的地方,自然有文化差異,「我都有出國讀過書,知道每個地方都有自己遊戲規則,要快速成長,就要快速接受呢樣嘢,其實唔會唔接受到。」

他指職場上文化差異最大。「我以前有個伙記揸『波子』返工,屋企有錢。只係屋企人想佢出嚟揾份工。好多呢啲情況。」Jerry說,內地人富起來,加以一孩政策底下,人人都是千金王子,年輕人有誰會在乎那3、4000元的薪水?

在利和廣場撞見那三位剛畢業的年輕人,各花了50萬投資咖啡店,錢都是父母的。他們說:「老實講,呢度幾千蚊人工,可以去乞食,冇錢途。供層樓、買車都做唔到。年輕人都選擇創業。」

中山人沒有OT文化

Jerry在中山開設地產舖,也言請人難,「坦白講,大部份人工作態度真係一般。呢個係其中一個問題。香港人會怕冇咗份工,佢哋真係唔理。」多少香港人經歷跑數人生,中山人沒有這回事,「佢哋唔會射波,但想佢哋搏命sell樓,冇呢回事。應該話,佢哋對揾錢唔上心。想佢哋追quota?佢哋唔會理。」他無奈道,什麼嘉許計劃都是徒然,「反應一般。作為老闆,好頭痕。好多嘢都差好遠。我哋自己都需要習慣吓,冇可能以香港準則喺呢度生存,會激到你嘔血。」他舉了最「嘔血」事例,「佢哋見工係冇履歷表。就算有,都係一張紙。又唔會自我介紹,見高少少職位都係咁。」

然而,中山人生活節奏慢,著重作息時間,工時比香港好。一般九時半上班,中午兩小時放飯,下午五時左右下班,「中山好少OT情況出現,放工真係放工。但在香港,你唔OT,代表你唔想撈。」

內地人炒貴香港樓,反之亦然。任由高樓起過不停,年輕中山人:「唔關我事。」發展商不斷出售公寓,都是為港澳深圳人而設的投資產品。因此,未來的中山,大可能只有兩種人,一種是家中富有「打跛腳唔使憂」,另一種是薪水追不上樓價的打工仔。